主页 > 历史真相 > 雷州参府的三件傻事

雷州参府的三件傻事

2015-12-03 19:50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1  陈氏家族长辈每当聊起武功将军的故事就说:“卅六大人做了三件傻事”卅六大人就是大清帝国游击署广东雷州参府陈才业将军。所谓三件傻事,第一件是发生在海南岛任守府期间的搜书院事件,第二件是升任雷州参府后支持麻章农民抵抗法军侵略的寸金桥事件,第三件是收留太平天国小头目诶佘(诶读音ei,客家话,细、小、年幼、年轻的意思。佘,读音she,姓氏)。百度搜书院,得到琼剧、粤剧的信息,还有“据传谢宝掌教琼台书院的清雍正、乾隆年间,在这里发生过“搜书院”的动人故事”等。但据前辈讲述,搜书院并不是传说,而是确有其事。事情并非200多年前的传说,而是十九世纪末发生的真实历史事件,至今也不过是120年左右。该老师名字是不是叫做谢宝已无从考据,但事件里的老师并不是海南人而是广东(今广西)合浦县闸利镇人。该老师秀才出身,十九世纪末随武功将军到海南岛任教的。说来凑巧,将军的三少爷陈灼元就在琼台书院读书,和张逸民竟是同窗。那个书生是文昌人氏,究竟是张日曼还是张逸民也已经无法考究了。据前辈叙述,搜书院的军队正是武功将军的士兵。前辈说,搜书院士兵的武器哪里是什么长矛大刀,他们使用的武器已经是十三响了,十三响就是一种钢枪,每次能连续击发13颗子弹。也就是说武功将军带领的清军当时已经配备现代枪支子弹了。起码,有一部分配备了现代武器了,难怪武功将军的军队所向无敌,一直受到嘉奖,也一直是朝廷重用的军事力量,面对法军也不在话下。这在中国军事史上确实是一朵奇葩。不久中日陆战一触即发,雷州参府军队被调往上海。但军队刚到达上海附近就接到返回雷州的命令。原来,李鸿章在1895年4月17日与日本政府签订《马关条约》,中日停战。

 2 绕太远了,回到搜书院。九月初九是重阳节,中国流行学子登高习俗,寓意为奋发向上。这一天琼州镇晴空万里秋高气爽,琼台书院书生张逸民与同窗登山游览,一路赞叹秋日的山水风光,一路吟诗作对,抒发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。道台的千金小姐与丫环在府内放风筝,不时追逐嬉笑。小姐正玩得开心,突然踩空一脚,扑倒在地,放开了风筝线。丫环急忙伸出手,一拉扯,线断了,风筝飘走了。丫环跑出去寻找,巧遇拾到风筝并在上面题诗的张逸民,索取风筝回府。小姐看到风筝上面的诗之后与书生暗恋,却不知道书生爱的是丫环。不久道台发现风筝上的诗词怀疑小姐与书生有染。大清是严禁满 汉通婚的。所以道台将丫环拷问,关进柴房。晚上小姐放走了丫环,丫环没命的逃跑。后面追赶的家丁快要追上,丫环急切逃进书院。道台,正黄旗人,在海南岛权力最大,但没有军队,只有几个看家护院的卫兵,好比共党的书记,命令武功将军(当时尚任琼州镇右营守府)捉拿丫环,拉开了搜书院的历史帷幕。如果在书院搜出丫环,武功将军可能遭满门抄斩。幸亏老师机智,救出丫环,成全丫环与书生的好事。不久,搜书院事件在家乡迅速传开了。又过了不久,有人从广州回来,说是搜书院事件已经编成粤剧,在广州上演了,演戏跟原来的经过一模一样。

3 寸金桥,位于广东湛江市赤坎区寸金路赤坎河上。十九世纪末,东面是法国租界,西面是华界麻章区。据历史记载,一八九八年三月,法国向大清租借广州湾(今湛江市区),大清同意租借。两国政府尚未议定租借地界,法军竟然于四月廿二擅自进驻广州湾,侵扰乡民,激起民愤。当地乡民奋起反抗。南柳、海头一带乡民首揭抗法义旗,英勇抗击法军。不久,遂溪、黄略等地群众也参加战斗,将法军赶回赤坎桥(后来的寸金桥)以东地区。法军吃了败仗,只好撤回东营和西营。法军向乡民提出购买麻章地区的要求,乡民回答:“一寸土地一寸金”。法军多次越过赤坎桥侵占麻章地区,都被打回大本营,赤坎桥就成了寸金桥的称谓。雷州参府派军队参战。白天是军队,不打仗,夜间着便装,与乡民一起将法军赶过赤坎桥。乡民有参府军队支持,法军不吃败仗才怪。所以,就反复多次出现白天法军打过来,晚上又被打回去的怪事。至于雷州参府派军队支持乡民抗击法军的原因,前辈说,将军认为朝廷的军队就是用来保家卫国的,作为军人,就是要敢于打仗敢于拼命。中国的土地是中国人的,外国人敢来侵占我们的土地我们就敢打他。前辈说,当地很多村庄的人姓陈,他们在明清两个朝代迁来广东雷州,他们与雷州参府同一个家族。他们拿出族谱翻开细看,证明大家原来是一家人。看到法军侵占父老乡亲的土地,烧杀掳掠无恶不作,雷州参府义愤填膺,痛下决心,除官不做也要支持乡民打败法军,保卫家园。前辈还说,如果士兵被法军打死或者俘虏,雷州参府麻烦可就大了,有口难辩,满门抄斩都有可能。

4  太平天国小头目诶佘是朝廷钦犯,是雷州参府的亲戚,听说是什么大姑的儿子,雷州参府出于情义,冒极大的风险收留了他。可诶佘匪性难改,常到妓馆嫖娼。前辈说,被人认出来告到老佛爷那里去,雷州参府又将经受到满门抄斩的风险。不久,雷州参府的师爷花奉先告老还乡,向武功将军索取退休金二十两白银。据说那时的二十两白银可以买下一个大村庄的产业,包括方圆几里的山林田地。所以被随同将军当官的三个哥哥拒绝,只给一半。谁知道花奉先是老佛爷慈禧太后派来监视将军的亲信,是慈禧的干儿子。他有花不完的钱,还在乎那点钱?他只是试探将军对他的态度如何而已。当他拿到一半“退休金”,认为将军看不起他,所以心生仇恨。他是奉太后密令回北京的。他对武功将军了解一清二楚,在慈禧面前告他谋反。前辈说,卅六大人也从来没想过:大清官员多了去,没几个受奖那么多升官那么快的,就你有能耐一次次受朝廷嘉奖不断升官?想一想不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也就知道师爷是什么身份了。慈禧太后的干儿子啊,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比不上他在太后面前说上一句。后来得到冯子材力保,加上朝廷已是多事之秋,无暇过问,武功将军一家才幸免于难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

附注1  清末广东省行政区划有十府九州,分上六府下四府。上六府: 广州府、肇庆府、惠州府 、潮州府、韶州府、南雄州府,参府设在广州;下四府:高州府、雷州府、廉州府、琼州府,参府设在雷州。

附注2  参府,清廷游击署所辖地方军事机构,级别居守府与督标之间。如广东雷州参府,统领高雷廉琼下四府军队。

  

   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:南海潮歌 [http://www.nanhaichaoge.com]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anhaichaoge.com/a/lishizhenxiang/2014/0523/1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