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民国故事 > 少将的情劫 (3)(3)

少将的情劫 (3)(3)

2020-07-01 21:56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49 少将细细品味两位太太的朗朗笑声,回忆起当时还没叫做三姐的金小妹。然后他又想起刚认识的李秀丽,回味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对他的绵绵爱意,正所谓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大凡男人多是这德行。三姐和四妹笑嘻嘻地从厨房出来了,将饭菜摆放在桌子上。三姐娇声娇气地说:“想什么呢,司令,吃饭吧。”少将走过去坐下,接过四妹递过来的一碗饭,慢慢吃了起来。受到少将生活习惯的影响,两位太太也与少将一样先吃点饭,然后喝点酒,最后再吃点饭喝点汤。姐妹俩原来不喝酒,讨厌那东西烂臭酒气。少将说:“你们要学会喝一点,要不怎么敢吃姜酒,当妈妈是要吃姜酒的。”说着就给她们都倒上小半杯葡萄酒。四妹脸红红的,嘻嘻嘻的笑了起来。三姐举起酒杯,闻了闻,接着做了个怪脸说:“上次我回海边坐月,家里人煮姜酒给我吃。我不敢吃,就说我有胃病。”少将说:“四妹,你喝。”四妹举起酒杯放到嘴边,少将和三姐都看着她。出乎意料的是,四妹不是做怪脸,而是笑嘻嘻地说:“真甜哪!不苦不辣,三姐,你喝一点试试看。”三姐左手举起酒杯,右手捏着鼻子,用舌尖慢慢接触杯子里的酒。少将和四妹看三姐那古怪的样子,心里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三姐慢慢地喝了一小口,高兴地说:“司令,酒怎么这么好喝啊,就跟喝糖水一样。哪里是又苦又辣?分明是把我们女人当傻瓜嘛。”少将想:好啊,逗逗你过过瘾。他说:“是吗?你喝一口这个看看。”三姐举起少将的酒杯喝了一口,猛觉得喉咙里不对劲,赶快侧过脸“呼”的一声喷了出去。逗得少将和四妹哈哈大笑。三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:“哎哟,哎哟,怎么这么辣呀,司令你怎么敢喝啊。”少将笑呵呵地说:“这是三花酒,五六十度呢,你喝不了。”三姐又喝了一口葡萄酒,慢慢感受酒的味道。然后她深有体会地说:“司令,我们喝的酒怎么这么甜啊。”少将说:“你们喝的葡萄酒是低度酒,含有糖分。”四妹边喝边说:“两种酒的差别真是太大了。”打那以后,姐妹俩就都慢慢会喝酒了。如今,两位太太陪他一起喝,让少将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。但是,李秀丽更有情趣,因为她更年轻、更有文化、也更有内涵。想起她文质彬彬的一举一动、含情脉脉的两只大眼睛、特别是分手时约他去学校找她的那句话,少将心里回味无穷。

50 三人吃饭喝酒,有说有笑,气氛融洽和谐。三姐举起酒杯说:“我们聚在一起,都是借司令的福分。为感谢司令对我们的关爱,四妹,喝。”四妹跟三姐碰杯,一饮而尽。四妹说:“我们来自不同水路不同方向,荟萃一堂如意吉祥,真是缘分。三姐,司令,喝。”少将吃着花生,举起酒杯说:“好,一起喝,吃花生。这南乳花生又香又脆,是云浮土特产,由陈屋村人独创。”三姐问:“司令是怎么认识陈屋村人的啊?”少将说:“我来云浮不久,有几名家在陈屋村的士兵送花生给我。后来我还和他们去陈屋村拜访老乡呢。”四妹说:“是啊,我也跟去了。他们可热情了,又叫哥哥又叫弟弟,还拿花生招待我们呢。”三姐说:“我老家不讲花生,就讲番豆。”四妹说:“番豆是本地话,花生是讲字眼。”少将说:“不错,两广人习惯说番豆。有个番字的东西原来都是洋人种的,还有番薯番芋番茄。”三姐问:“洋人和番字有什么关系?”四妹说:“洋人就是番鬼佬。”三姐恍然大悟:“哦,是这样。司令,是不是真的?”少将说:“是真的。吴川陈兰彬与我们同宗,陈氏宗祠内悬挂的翰林院庶吉士牌匾就是他送的。他是清朝大官,代表国家和番。”姐妹俩异口同声:“和番是什么东西?”少将说:“就是跟外国人讲和。”姐妹俩似懂非懂地“哦”的一声。少将接着说:“过去讲的和番就是现在讲的外交。”四妹懂的文化知识多些,她说:“就是中国跟外国打交道,对吧。”少将说: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四妹说:“听说外国佬又高又大,头发黄黄的,眼睛蓝蓝的,鼻子高高勾勾的。”少将说:“西欧人多是那样,是白种人。非洲人是黑种人,皮肤乌黑,像木炭。中国人属于蒙古人种,是黄种人。”三姐问:“蒙古在哪里?”少将说:“在北方,闹过独立,民国不承认。”四妹说:“听说外国人长得牛头马面,中国人见了还以为是见到鬼了呢,所以就叫他们‘番鬼佬’。”三姐哈哈大笑说:“要是那样的话,还是我们中国人好。中国人长得五官端正、心慈面善,肤色不黑也不白。”四妹说:“外国人长得形容古怪,难怪《西游记》里面的妖怪那么多。”少将说: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何况世界那么大。他们人长得跟我们有所不同,对世界的看法也有所不同。”三姐问:“有什么不同呢?司令说说看。”

51 三姐问少将:“西方人跟我们中国人想法有什么不同呢?”少将说:“西欧有人提倡资本主义,有人提倡共产主义,中国提倡三民主义。”三姐问:“主义是什么东西?”少将说:“就是看法和主张。”四妹说:“我知道三民主义是民族主义、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,是孙中山先生提倡的。”少将说:“对,三民主义的核心是国民利益。”三姐问:“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又是什么东西?”少将说:“资本主义就是私有制,财物归私人。共产主义就是公有制,财物归公众。”三姐问:“资本主义好,还是共产主义好?”少将反问她:“你说呢?”三姐说:“我说不出来,四妹你说说。”四妹说:“我看还是共产主义好,公有制,大家都有份。”少将说:“不错。共产主义就是按需分配,想要什么就拿什么。”三姐问:“不要花钱买吗?”四妹说:“都是免费的,还要钱干什么。”三姐说:“我不信,要是大家抢呢,不就打起架来了?”少将说:“东西太多了,用不完,谁去抢啊?”三姐专爱钻空子,她问:“金银珠宝也用不完吗?”少将说:“当然用不完了,用机器制造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三姐突然想到女人,她问:“女人也能用机器制造吗?”四妹深有同感,她说:“三姐问得好,机器制造不出女人来。女人有美有丑,男人都争着抢美女,不还是要打架?”少将说:“物质丰富了,大家生活好过了。人人都读书识字了,思想觉悟就提高了,世界也就讲文明行博爱了,谁还为争女人打架?”四妹说:“司令说的对,好比我们家生活好过,大家就一团和气,跟共产主义差不多。”三姐说:“有吃是公婆,无吃狗咬鹅。”少将听了呵呵直笑,说:“所以说嘛,生活好过才是共产主义。”三姐问:“司令,什么时候实现共产主义呢?”少将说:“实现世界大同就实现共产主义。”三姐又问:“能实现得了吗?”少将说:“按照马克思的理论,能实现得了,但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。”三姐说:“那得等多久啊,司令你说,是真的呢还是假的呢。”少将说:“报纸上说的东西,谁管它是真是假。我们军人只管打仗,打好仗才是真的,别的就不好说了。”四妹说:“司令说得对。主义好比狮子山的石头,跟我们没关系。”少将说:“狮子山啊,有个蟠龙洞,有时间我们去看看。”三姐和四妹高兴地说:“好啊,司令。”

52 自从上次在伯母生日宴会上认识少将以后,李秀丽就跟换了个人似的。她跟同桌张小丽走在一起的时候,不大主动说话,还若有所思的样子。张小丽感到有点奇怪,就问她:“李秀丽同学,近来你好像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,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”李秀丽说:“没有啊,我不是好好的吗。”课堂上,李秀丽听课总是走神,做什么都是慢半拍。老师叫大家翻开课本,翻到第几页,她没有翻开。张小丽同学发现了,就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她。她如梦初醒,瞄了一眼张小丽的课本,然后翻到相同的书页。开始做练习,教室响起了钢笔写字的沙沙声。张小丽看到李秀丽还在发呆,就用膝盖碰了碰她,她才拿出练习本,一边写,一边偷看。有时候老师提问题,她不是答非所问就是干脆说不记得了。有一次,生物老师提问:“人的五脏是什么?”然后叫到她的名字。她站起来,不假思索地回答说:“人的五脏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口。”引起哄堂大笑。老师启发她说:“那是五官。再想想,在体内的”。李秀丽毕竟是脑子灵活,稍一思索就想起来了,她回答说:“五脏就是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。”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说:“回答得很好,请坐下。”对于李秀丽近来不专心听课的表现,老师们都看得很清楚。他们及时向班主任反映情况。但在民国年代,中学生是允许谈婚论嫁的。男生也好女生也好,只要不是在学校乱来,学校概不干涉。鉴于规章制度与风俗习惯,班主任的教育管理模式也只能是“启发与鼓励”。班会上,班主任提供一些时局信息及学习方法给同学们,让大家学习和讨论。同学们积极发言,说说自己的想法。最后,班主任作了综合总结,并且鼓励大家:“认真听课习作,学好科学文化。”李秀丽细细领会老师的谆谆教导,深深体会到,只有好好学习、掌握科学文化,才能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,才能对得起老师的辛勤教导,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为了搞好学习,就要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。至于学习以外的东西,应该慎重对待。学习是眼下,爱情是未来,两者不可混为一谈。当然,男婚女嫁是人之常情,婚姻家庭是人之归宿。少将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,她要好好珍惜。李秀丽拿定主意,听课专心作业认真,学习成绩又提高了。李秀丽的学习成绩由好变差、又由差变好的事实,说明在校生是不可以谈恋爱的。

  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:南海潮歌 [http://www.nanhaichaoge.com]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anhaichaoge.com/a/minguogushi/2014/1010/318.html


标签: